电视剧《浪客剑心》百度云网盘资源链接高清在线观看

电视剧《浪客剑心》百度云网盘资源链接高清在线观看

加微信:wuxian699 索取此电影百度云资源!!!!各种电影资源应有尽有!!

《浪客剑心》与其说是一部明治武士动漫,不如说是洞彻人生万物的教科书,告诉我们武器存在的意义,生死的任务意义,以及对探寻世间至理的定义,在热血贲张的生死决斗背后,是日本民族认识世界的大义在刀与剑的碰撞的耀眼花火中闪烁。


用剑之争
  剑是什么?“剑是凶器,剑术是杀人术”这是剑心对剑与剑术的解释,其实,在褪去幕府时代“杀人拔刀斋”这件旧衣时,剑心看着旭日般升起的明治统治的安澜,那喋血的冰冷的心灵就开始温热起来,恰好与活心流的小薰的用剑之道不谋而合,厌倦战斗杀人的他,决定铸逆刃而隐居东京乡野。这时,这把与飞天御刀流的精妙剑法结合的逆刃,只为保护朋友弱者而战,剑心也举剑明誓“不再杀人”。这就是明治后剑心的用剑之道。但很多热血武士还沉浸在幕府的刀光剑影杀人取命的死水之中,他们的思想是残暴的,他们的刀剑是嗜血的,在宁静的明治湖面,像一只只饥饿贪婪的鸬鹚,打碎湖镜,激起血腥的涟漪,他们固守着邪恶的传统的武士道精神,身为武士,剑即一切,剑永远渴望新鲜血液的滋润,所以戎马一生。这些所谓的武士,不管时代的替换,不管世间的对错,在“噗噗”的封喉喷血声中迷失,“咔咔”的骨碎头断声中猖狂,他们永远不配叫做“武士剑客”,剑客是御剑者,他们能随心所欲的控制手中的剑做正确的事,而雷十郎等人,只是剑奴,被刀剑血液所控制,失去自我。剑的确是凶器,这是剑祖的初衷,但身为理智的人类,在沐浴着那些在黑暗中分不清的鲜红下看到曙光的一刹,人就该有所觉悟。铸剑师赤空也在用其一生阐释着用剑之道,在混乱的幕府时代,他渴望和平,也深知梦中的和平要用鲜血浇灌,绞尽脑汁,倾其全力铸造像和张的薄刃乃太剑这样的绝世杀人武器,死在他所铸的剑下的亡魂不计其数,那熊熊跳跃的铸剑炉火焚灭着森森白骨。当和平来临,赤空并没像儿子一样封炉弃铸,他深谙世道无常,他的最后一把剑,就把自己一生的用剑之道包含其中,那是一把白光闪闪的逆刃!刀锋向上的逆刃!武器永远不可丢弃,它虽是嗜血的魔鬼,同时,也是和平的守护神,最后一把逆刃的剑身上,铮铮刻着他的观火之义:“斩我千银发,铸刀几星霜。虽为子孙恨,但为后世福。”这是不顾一切秉着铸剑为人的救世情怀而坚持着的,坚持用剑仁慈的背,与安乐之福陪伴。有些人不是单单为了杀人而拔刀,也不是为了那些虚无的和平,在他们那个密不透风的黑漆漆的修罗地狱世界。战斗只是为战斗,只为拼命一搏后的畅怀,只为天下第一的美誉,这种传统的武士道精神真的无可非议,不是无可厚非,这种观念没有错,错的是假借这种战斗的面具,封闭掉人性,掩饰自己的脆弱。四乃森苍紫想将御庭番发扬光大,四个战友的不幸丧生后,这种沉重的憧憬就压在他一个人身上,压迫促生的复仇感诱引这种武士精神走上畸态。他不惜与反动的恶魔志志雄为伍,新创的太刀刀流对抗剑心的御刀流的激战中,洞若观火的剑心一针见血,道明他的软弱,苍紫只是依靠战友的死来激发他的报仇之心,掩饰他可悲的初战失利的脆弱,这无异于利用朋友的遗骨磨砺钝了的刀锋,这是不能正视失败的借口.苍紫摆正心态后,真正的决斗开始,原来,决斗时对手的绝对真实真的很重要,天翔龙闪过后,苍紫微笑着倒下了,这是应该面对的无悔现实。剑心的剑在刺入身体离心脏三寸的地方告诉那些肮脏的心,什么是真正的剑道,用剑来净化心灵,这就是小薰的活心流,真正的用剑之道。
明王世界
  十本刀的明王安慈,一个破戒僧,将所要告诉我们的,将是永恒的话题。它说的是一个政治问题,政治,是金字塔顶的那一块砖本是一个很小的东西,但因为它在文化,经济等方面的首位,人类就无限的把它放大,放大到每天都争论不休,都在疲惫的双耳边聒噪,从古至今,明王的世界观很奇怪,他起初创造的他要破坏掉重建,如此往复,就像佛教的轮回,他起初很拥护明治政府,但时间久了,不免发现很多的弊病,直到至亲在政府的废佛令的大火中无辜丧生,他心中的那至高无上的佛也坠落了,信仰丧失的明王,把那颗与生俱来的慈心掩埋,把“二重极限”的铁拳挥向他认为该死的明治政府,他把自己封为救世的神,神不是好当的,这千钧重担打压下的他身体强健如山,浑身肌肉甲胄让他刀枪不入,更无法触及那深埋的良心。虽然左之助的坚韧与说理打动了他,让他卸下了对政府的仇恨,对世间的怨念,但我想说,现实点说,明王是有理的。没有任何一个政权是永垂不朽的,因为,明王的佛眼看到了势利的人类最后的腐朽,历史这个沧桑老人见证了几多日起日落,可能,明王的愤起不是在最佳时期--那时的明治还是深得人心,百姓也大都安居乐业。明王只是早产的催化剂,失了效。我不能像老谋深算的政客深谙政道,那些可怖的刺杀,那些虚伪的誓言,那些繁华洗净后的穷困,那些命运之签上的轮回,兴衰。我知道,政治要是像明王那颗单纯的善心,就是明王的世界了,理想的世界。
   日本很多有思想的漫画家,在漫言政,用漫画的形式,描写自己的政治主张,而天生矛盾的日本人,找不到能停止这一切喧闹浮躁的方法,只能一了百了,毁灭一切。日本动漫三剑客之一的大洋克友在其杰作《阿基拉》中,就毁灭了日本,这个满是罪恶的国度,但毁灭永远不能解决问题,就想自杀,永远是懦弱的表现。但是,我绞尽脑汁,才发现两者不能等同
,毁灭一切,那是山穷水尽的思路的起点和终点,在试尽千药的病入膏肓的政治面前,世界面前,让一切都冷静的安静吧。日本人的思想的确很可爱,那样发人深省,尤其是在生死的思考上,那无关是非的淡然,那神来的顿悟,永远是引人入胜的甜点。而《浪客剑心》在这方面还是退后一步(毕竟故事还要继续)让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拯救迷失的心灵,这就是我下面要说的,“剑解生死”。
剑解生死
  对于日本人,死亡从来都不会让他们惧怕,也许是从小时的耳濡目染,一种舍生取义的思想就深深扎根在日本人的心灵上,正是这群看破生死,无所畏惧的斗士,禅者或者用中国人的眼光说是恶魔,才可能在贫瘠的岛屿上生存甚至昌盛。日本人不怕死,仿佛已成为世界人民的共识,无论从二战的“神风”特工队的疯狂自爆,还是从古代武士的引咎剖腹,都印证了以上观点,在日本人的眼中,万事万物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悲剧色彩,他们崇尚他们的国花--樱花的刹那美丽,永恒的凋零。他们衍生出一种死亡艺术,当死亡升华到一种艺术的境界,谁还会死气摆列的拒绝呢?的确,日本人的哲思很深邃也很平淡,像一条长河,平静的流淌,但却很难追溯到源头,那种悲剧壮美的人生观,很是引人入胜,引人深思。《入殓师》这部电影,就是讲述死亡与亲情的,它把死亡描绘成一扇门,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,在这个世界的终点,在另一个世界的起点,所以面对死亡,我们没必要悲伤,亲人曾经的爱在心中坚如磐石,亲人逝去,但那块石头永存心间。这是在死亡来临时的一种淡定,一种释然。但在,《浪客剑心》告诉我们的是,不要邀请死亡,在逆境中,选择死亡永远是懦夫的表现,剑心其实是不惧怕死亡的,那些热血的武士,当然也不惧怕,但剑心与众不同的是,他知道飞天御刀流的奥义,在与师傅比古清十郎的比武中,面对师傅无懈可击的九头龙闪,剑心顿悟,在泰山压顶时,选择死亡在容易不过了,但为了心中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,为了需要我的人,我要活下去!这种求生欲的萌生促使剑心瞬时明白了御刀流的奥义,使出了终极必杀--天翔龙闪,击败了师傅。也正是剑心的绝对顽强的求生欲,在与志志雄命悬一线的决斗中,才能力挽狂澜,挽救明治政府,挽救日本,挽救和平。剑心的心里存在爱,这是促使他活下去的动力,在明王安慈被左之助击败后,深感自己深陷二十年的仇恨而犯下的弥天罪孽时,他把刀尖指向自己的咽喉,剑心阻止了他,他说,自己在幕末时期身为维新志士,身为杀人如麻的刺客,身上沾满鲜血,回首一切,剑心也很后悔自己杀戮过重,也曾想过自杀,但是,自杀并不能改变什么,只有活着才能赎罪。“活着为了赎罪”这也是一种活下去的充分理由,只有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不堪回首的过去,然后为了正义走下去。《浪客剑心》的思想是积极向上的,它在宣扬"选择死亡,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”,但川端康成也说过类似的话,但他在撂下一句“我出去散散步”后,就再也没回来,不知道是日本人文人矛盾还是日本人矛盾亦或是人类都是矛盾的,同样是诗人,中国的海子,顾城等人,也是选择了死亡提前结束生命。曾读过一本书叫做《最后的诗人:诗人自杀之谜》的书,书里罗列了古今中外数十名诗人的自杀史,自杀成为了诗人的fashion,他们的生活貌似并未遇到什么危机,但他们对死亡却情有独钟虎视眈眈。我想,诗人的思想是很敏感的,就像一张蛛网,大多数都是理想浪漫主义,当现实的阵阵烈风无情吹来,蛛网破裂,香消玉殒。诗人的思想很难被其他人理解,人们不懂海子的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;不懂屈原的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;不懂顾城的在黑夜中寻找光明的黑色眼睛。诗人得不到认同,价值得不到认同,敏感的他们,无奈的看着这个冷漠的世界,那颗照亮生命的太阳缓缓陨落,他们在冷漠背后看到了终点。这是剑心的思想理解不了的,因为剑心有理解帮助他的小薰,左之助,弥彦等人,这些人的存在,使剑心心中充满爱,为求生斗争。这真的是那些被世界遗弃的诗人梦寐以求的,我想,这些诗人也许学天剑宗次郎将情感封闭,才会有勇气活下去。我也曾认为像宗次郎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是最强的,没有感情的人没有了任何包袱,可以做任何想做的。《浪客剑心》却否定了这种想法,剑心对战宗次郎的战斗,无疑是有爱热血对战冷血无情的比赛,宗次郎没有感情,甚至表现不出杀气,在他用电光火石般的“缩地”快攻下,剑心真的无法招架,完全被动

加微信:wuxian699 索取此电影百度云资源!!!!各种电影资源应有尽有!!

,可是宗次郎并非天生冷血,他心中的神是万恶的志志雄,他的信条是志志雄从小告诉他的“强者生,弱者死”,所以他才能很淡定的战斗。战死,说明自己弱,是应该死的。但剑心的救助弱者的逆刃让他开始怀疑,剑心是对的还是志志雄大人是对的呢?摇摆不定的宗次郎决定一招分胜负,来一场拔刀术对决,天翔龙闪险胜宗次郎的瞬天杀,最后,剑心告诉宗次郎不是答案的答案“我无法证明自己是对的,但志志雄‘强者生,弱者死’的观点绝对是错的,真正的答案,你从你以后的人生中探寻吧”。的确,世间道理是很难说清的,我们也不该拘泥于别人的条条框框,生命的真谛,需要自己去领悟。这也许是《浪客剑心》一切问题的解决方法,也是一切现实问题的解决方法,不是躲避甚至择死,而是活下去,勇敢面对体验。
   死是何物呢?或许它是灵魂对肉体的离异,是从一个有生命的所在走向另一个有生命的所在,或许它是遥远的耸立在人生尽头的一块石碑,或许它是一瞬间的夏花之绚烂,或许它是人生期盼的一场大睡,或许它是一个让人认识自己存在的荒谬和价值的抽象概念,诗人引起对生命的最深切的呼唤,或许它就是一个残酷的的现实,对人的生存是一个不可抗拒的威胁,是人的一切情感的源泉。孔子说:未知生焉知死。太多“也许”的问号需要我们用余生去体验拉直,哪怕它真的是一个悲剧,哪怕是孤剑乱斩星霜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